第646回:攻城略地锡瓦斯都突厥敲响罗马丧钟

当前位置:365bet体育在线平台 > 365bet体育在线官网 > 第646回:攻城略地锡瓦斯都突厥敲响罗马丧钟
作者: 365bet体育在线平台|来源: http://www.thepartylive.com|栏目:365bet体育在线官网

文章关键词:365bet体育在线平台,奥克索斯

  作品中图片不得直接或者间接用于以营利为目的一切商业行为,违者必究。本图文中部分章节文字内容可能局部来自公开网络或公有领域,仅供个人学习研究和欣赏而使用,没有明确商业用途。原创照片来源:《皇氏古建築大全》和《環遊尋美拾遺錄》及《黄剑博客图文集》)

  2015年08月03日,我们乘坐的巴士在今天凌晨1点20分抵达锡瓦斯省的省会城市,大巴停了几十分钟,我也下车到处走动了一下,活动筋骨。锡瓦斯市是土耳其中部城市,位于克孜勒河畔,海拔1275米。

  历来是重要的交通中心,有铁路与公路通往土耳其中部、东南部、东部与黑海沿岸。也有食品、棉纺织、地毯、制瓦、水泥等工业与铁路工厂。锡瓦斯古城在土耳其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Sivas)。它曾经是塞尔柱帝国的古都,留下了很多古代杰出的建筑遗产。

  近代凯莫尒领导的土耳其民族独立战争中,一次最重要的会议:锡瓦斯大会就是在这里召开的,它在土耳其共和国建立过程中起到了里程碑式的作用,所以锡瓦斯的地位就好比土耳其的延安。今天土耳其的祖先其实是古代的塞尔柱人,他们来自亚洲突厥人,也许是由于祖先遗留下来的好斗的品性,在接受了伊厮兰教后塞尔柱人就自然开始梦想到伊厮兰教的中心地带去。

  公元1040年,土塞尔柱人征服波斯。1055年他们进入了巴格达,阿拔斯王朝的末代虎力伐不得不将其封为素檀,并将世俗权力移交给塞尔柱人,阿拉波人的大帝国就此覆灭了。此时的塞尔柱人已经拥有了波斯,伊拉克,叙利亚和巴勒斯坦,却还是没有满足,继续向东罗马帝国发动进攻,之后塞尔柱人打了一场决定民族存亡的大战,如果没有这场战争的胜利,就不可能有今天的土耳其,尽管现在的土耳其人几乎都忘记这种战争了,他们更多的只记得国父凯莫尒的丰功伟绩。

  这场战争就是著名的曼兹科特战役,又称曼齐克特之战,它是1071年在拜占庭帝国与在西亚新崛起的突厥之间的决定性会战。此役拜占庭军惨败,其国王罗美纳斯四世甚至被突厥所俘虏。此战役后拜占庭帝国丧失了作为优秀兵源补充地的小亚细亚地区,其军事力量遭受巨大打击,故而此战可谓是拜占庭帝国由盛转衰的一大标志,也是亚美尼亚民族开始与土人正式交恶的开始,最终也给两个民族种下了仇恨的种子,并直接导致了一千年后的种族屠杀悲剧。

  公元1070年,拜占庭帝国皇帝尊号戴奥真尼斯的罗曼努司四世,率领十万大军离开君士坦丁堡,向小亚细亚进军。这是帝国历史上未曾有过的最为庞大的军队,罗曼努司希望以强大的武力教训多年以来桀骜不驯的塞尔柱突厥人。此前的十年间,在塞尔柱人的素檀阿尔普阿耳斯兰率领下,突厥各部纷纷向亚美尼亚和小亚细亚迁移,沿途一直攻城略地,侵扰当地拜占庭的臣民。

  1064年他们摧毁亚美尼亚都城安尼,迫使亚美尼亚人东迁。如今这座都城安尼依然在土国的控制之下,位于前输联和奥特曼对垒的前哨。1068年罗曼努司曾率远征军追击突厥人,

  但移动缓慢的步兵赶不上突厥人迅捷的骑兵,双方没有真正交战。最后以罗曼努司夺取希拉波利斯城告终。而此次远征的原因,是阿尔普阿耳斯兰斯夺取了拜占庭要塞曼齐克特,即现在土耳其东部穆什省的马拉兹吉尔特,如今这里生活着很多库尔德人。

  罗曼努司向阿耳斯兰提出条件,他可以放弃希拉波利斯,以换取阿耳斯兰停止对帝国属地埃德萨城的围困。与此同时皇帝也积极准备和阿耳斯兰在战场上兵戎相见。随同罗曼努司出发的是安德罗尼库斯、杜卡斯,他过去曾是皇帝的敌人,

  这次又被委以重任,虽然后来罗曼努司要为此后悔不迭。皇帝决定命他最好的将军尼斯弗鲁斯波塔尼阿特斯留守君士坦丁堡,这是出于对他忠诚的信任,后来他也确实证明自己没有背叛皇帝。

  尽管在以后的历史中,波塔尼阿特斯举兵起事成为拜占庭皇帝,但那已经是在罗曼努司死后很长时间了。拜占庭军队中来自帝国西部和东部省份的人大约各占一半,

  还有鲁塞尔德拜吕勒指挥的一支法兰克雇佣军,一些突厥、保加利亚和佩切涅格族的雇佣军,安提俄克公爵指挥的步兵,一支亚美尼亚分遣队,以及皇家瓦吉兰卫队的一部分。同时还有来自巴尔干和帝国各处的蛮族,包括俄罗斯人等。

  大量的蛮族部队给军队的纪律带来了问题,其影响要到真正交战后才显露出来。军中最精锐的是一支重甲骑兵分队,他们在对抗蛮族步兵时非常有杀伤力,是拜占庭军的模范部队。

  在炎热的夏季通过小亚细亚的行军是漫长而艰苦的。罗曼努司没有和他的军队同甘共苦,而是叫人带了一辆豪华的行李搬运车跟随左右,供他把玩。他手下的日尔曼雇佣兵不停地劫掠经过地区的居民,于是他下令将其解散并遣回。

  远征军第一次休息是在哈里斯河畔的塞巴斯代安,并在1071年6月抵达西奥多索波利斯。他的几位将军建议继续行军到塞尔柱人的活动区,趁阿耳斯兰还没有准备好将其抓获。包括尼塞孚罗斯布里恩尼乌司等在内的其他将领主张就地设垒,以逸待劳。

  最后皇帝接受前者的建议,继续前进。战前双方的信息严重不对称。罗曼努司认为阿耳斯兰的军队还很远,或者根本没来,所以他下令向范湖进发,希望能够很快就夺回曼齐克特要塞,并在情况允许的条件下夺得邻近的赫利阿特要塞。

  此时的阿耳斯兰正在亚美尼亚,他带来了来自阿勒颇、摩苏尔等地突厥盟族的三万骑兵。他的密探清楚地知道罗曼努司的一举一动,而对方则对他的位置一无所知。进军途中,罗曼努司决定分兵两路,派约翰塔查奈奥特斯将军率部分军队和瓦吉兰卫队,以及佩切涅格人和法国人前往赫利阿特,而罗曼努司率其他军队前往曼齐克特。

  8月23日,到达曼齐克特的大军看到这里防卫很弱,很轻松就夺回了要塞。远征的任务似乎已经完成,但这其实是突厥人的诡计。第二天布里恩尼乌司的一些运粮队发现了塞尔柱人在附近活动,他们在被追击后退往要塞。罗曼努司不相信这是阿耳斯兰的主力,派亚美尼亚人巴西拉斯率领少量骑兵出战,很快就全军覆没,巴西拉斯被擒。

  罗曼努司命令军队排成阵列出击,派布里恩尼乌司指挥左翼,但他被快速抄上的突厥人险些包围,被迫后撤。此日的小规模战斗一结束,突厥人就在附近的小山中隐蔽了起来,

  天色将晚也使得罗曼努司无法反击。8月24日晚阿耳斯兰又派轻骑兵突袭拜占庭营帐。他们在那里找到了同族的佩切涅格人和钦察人,这些突厥雇佣兵很快哗变加入塞尔柱军。然后阿耳斯兰派特使见罗曼努司提出议和。

  罗曼努司轻蔑地赶走了突厥使臣,他希望塔查奈奥特斯的军队能很快来援。实际上塔查奈奥特斯一军早在看到塞尔柱人就望风而逃,退往梅利泰内,根本没有参加此次战役。而罗曼努司并不知道这一情况,他即将为自己的傲慢和愚蠢付出代价。8月25日双方休战一天。8月26日开始决战。

  拜占庭军组成战斗方阵向突厥阵地进军,布里恩尼乌司指挥左翼,西奥多阿尔亚特斯指挥右翼,皇帝居中。杜卡斯在侧翼率领后备队策应。塞尔柱人在约四公里远处组成月牙阵形,阿耳斯兰本人在远处高地观战。

  在双方靠近时塞尔柱弓箭手开始攻击拜占庭人,月牙阵形中部后撤而两翼包抄,企图包围拜占庭军。拜占庭军阻挡了箭雨,并在下午前攻占了阿耳斯兰的营帐。但左翼和右翼在弓箭手袭击下伤亡惨重,很多人试图将塞尔柱人拖入肉搏战而从阵列中走开,导致阵形严重不整,而塞尔柱的轻骑兵采取打了就跑的战术。

  因为塞尔柱人的避战,在夜晚到来时罗曼努司被迫下令撤军。但右翼误解了他的命令,而杜卡斯此时看到形势不妙,故意不听命令,没有掩护皇帝的撤退,而是回到曼齐克特外的军营中。见此情形,

  拜占庭军队完全慌乱一团,塞尔柱人抓住机会全力进攻,并以新月阵形包围了整个拜占庭军。拜占庭右翼很快崩溃,左翼的布里恩尼乌司也没有坚持多久。罗曼努司本人也受伤,随后被塞尔柱人俘虏,战斗结束。

  据说双方领军者在见面后有这样的对话:阿耳斯兰问:“如果我被俘和被带到你面前,你会怎么做?”罗曼努司回答:“可能杀了你,或带你到君士坦丁堡游街示众。”阿耳斯兰答道:

  “我的惩罚更重,我宽恕并释放你。”尽管塞尔柱人获胜,他们的伤亡依然高于拜占庭人。逃跑的杜卡斯一军保持完整,他们很快返回君士坦丁堡并发动了反对罗曼努司的晸变。

  在右翼的溃败中布里恩尼乌司的损失也不大。因为战斗是在夜晚到来后才开始,突厥人没有追击溃军,很多人得以逃命。突厥人在战斗结束后也筋疲力尽,他们甚至没有进攻这时唾手可得的曼齐克特要塞。溃散的拜占庭军重整后还军多克里亚,一周后,罗曼努司在被释放后也赶到那里。看来最严重的损失似乎是皇帝豪华的行李车。

  只是到了几年和几十年后,曼齐克特才被视为帝国的惨败,后来的记载大大夸张了参与人数和伤亡人数。拜占庭史家经常追念此事并为灾难而伤心,认为这是帝国衰败的开始。但当时人们并没有看到这一趋势,皇帝的败军在后来的几个月里还在巴尔干和小亚细亚作战。但塞尔柱人通过此战表明了拜占庭人并非不可战胜,他们已经不再是不可征服的千年罗马帝国。

  杜卡斯的叛逃在拜占庭国内引起内乱,帝国从此无法阻止突厥移民的涌入。在接下来几十年塞尔柱人踏遍了整个小亚细亚。拜占庭失去了供以粮食和马匹的重要领土,小亚细亚的力量平衡向塞尔柱人和逊尼派穆寺林方向大大倾斜。此战的双方领导人后来均死于非命。

  杜卡斯逃回君士坦丁堡后扶植其侄子迈克尔七世登位,罗曼努司率军进攻迈克尔失败,他被判处弄瞎眼睛并流放孤岛,但在处刑过程中他受伤过重,因伤势感染而亡。他的旧将波塔尼阿特斯后来举兵背叛迈克尔七世并称帝。

  阿耳斯兰在曼齐克特战后准备收复他祖先龙兴之地土耳其斯坦,他率大军向东抵达奥克索斯河,被一座守河要塞的驻将优素夫所阻。优素服是另一个突厥人王国的将领。阿耳斯兰的军队将他迫降,并带到阿耳斯兰面前。但此时的阿耳斯兰没有表现出他的宽容,下令将其以酷刑处死。

  绝望的优素夫拔出匕首冲向阿耳斯兰。这位素檀号称当时最优秀的箭手之一,他目示卫兵不要帮忙,而是援弓搭箭,准备在优素夫冲来之前射死他。但他的脚下不慎一滑,箭射偏了,优素夫的匕首却正刺中了他的心口。四天后阿耳斯兰伤重而亡,享年42岁。

  史家说如果他不是因为虚荣心和刚愎自用丢了性命,可能创造像亚历山大大帝那样的功绩。如果说人类历史上可曾有影响力延及今日的战役的线年的曼齐克特战役无疑算一个,尽管这场战役的知名度并不高。曼齐克特战役导致了西方世界晸治轴心的变化。尽管拜占庭帝国后来又收复了安纳托利亚的部分领土,但曼齐克特战役却敲响了拜占庭帝国的丧钟。

  假设突厥人没有在这场战役中击败拜占庭军并俘获东罗马皇帝罗曼努司四世,可能就不会有今天的土耳其,而基督教世界的边界今天可能仍迫近叙利亚和伊拉克的边缘。正是这场战役打开了突厥人进入小亚细亚的大门,而失去了这块盛产良马的土地,拜占庭帝国也日渐衰落,并在300多年后最终亡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

  在军事意义上,曼齐克特战役说明在中世纪欧洲的重甲骑兵和重装步兵无法击败东方草原上以骑射手为主的军队,这在后来的十字军战争和蒙古人侵欧战争中都得到了证明。1071年突厥人占领了东罗马帝国的小亚细亚腹地,从此东罗马帝国失去亚洲领地,仅控制包括保加利亚在内的东南欧洲,拜占庭的辉煌一去不复返了。

  虽然塞尔柱人灭掉了东罗马帝国,却并没有把其宗教消灭,相反,对于东罗马帝国的国教东正教来说,虽然丧失了在亚洲的据点,却由于上个世纪末基辅罗斯人的皈依而找到了新的发展空间。这个860年由来自东欧的的东斯拉夫人建立的国家,经过一个世纪的发展,已经完成了外来者与本地斯拉夫人民族的融合,并在几位明智的大公的统治下逐渐发展成强大的国家,这里将会成为东正教的希望之乡。

  这个时期的西欧,是基督教文明取得胜利的时期。红衣主教团的成立使得教会摆脱了晸治统治,基督教已经赢得了众多的皈依者,比如原来信奉异教的丹麦,挪威和瑞典人。并且,在西欧,现代国家的雏形已经在逐渐形成。塞尔柱帝国沿袭阿拉波帝国阿拔斯王朝和波斯萨曼王朝与突厥伽色尼王朝的晸治制度,在素檀下设首相,全权代表虎力伐处理晸治、军事、财政及宗教事务。

  波斯籍维齐尔尼扎姆穆勒克曾在艾尔斯兰和马立克沙执政时,集大权于一身,在处理国务中起主导作用。但是由于土克曼人此前为游牧民族,文明定居化时间并不长久,因此保留了大量游牧民族分封制残余,比如帝国的各个省由“阿塔贝格“管理,”阿塔“为突厥语“父亲”的意思,

  “贝格“为突厥语“长官”的意思,两个词连起来读便是“太傅”,因为塞尔柱王子在即位前,需要到各省担任总督锻炼自身的才能,这些地方长官就起到了教导王子的作用,于是得到了这一称呼,这些阿塔贝格大多由塞尔柱贵族担任,集地方军政大权。

  在经济上,实行军事采邑制,即伊克塔,大部分伊克塔只有使用权,不得世袭,不过军事长官的例外,可以世袭素檀赐予的土地。农民用实物缴纳田赋,其中一部分上缴国库。国库耗巨资开凿运河,修筑大道,开办邮政驿站,保证东西商道畅通。

  在宗教上,信奉逊尼派。在帝国境内兴建大量清真寺,并在巴格达和内沙布尔等地创办以尼扎姆穆勒克的名字命名的宗教大学,重金聘请各地著名学者任教,传播逊尼派艾什尔里学派的教义学和沙斐仪学派的教法学说,培养宗教学者和政府官吏。

  在学术文化上,奖励学者进行学术研究,著书立说。伊厮兰教著名学者安萨里和数学家、诗人奥马尔海亚姆等皆在朝廷的赞助和支持下完成了他们的学术巨著。还新建天文台,招聘学者从事天文实测和研究,修改了波斯历法,编成著名的《哲拉勒历》,比《格列高里历》还要精确。总体来说,塞尔柱王朝的制度同汉朝、唐朝相似,汉朝开国之初地方有诸多同姓王,唐朝地方则有许多节度使。

网友评论

我的2016年度评论盘点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